-同一時間,兩小隻意識到什麼,回頭朝身後看去。

果然,一輛車在身後緊跟著他們,速度很快,似乎要直接將他們彆停一樣。

大寶眉頭蹙起,正想什麼時,隻見對方車窗下滑,一個人舉著槍探出了頭,對準了他們……

“爹地,槍……”大寶喊了一聲。

他的話剛落音,赫司堯猛然朝前加速了一下,即使這樣,他們的車依舊被瞄準,發出了砰砰被槍打的聲音。

“伏下身子。”赫司堯壓低了聲音對身後的他們說道。

大寶二寶見狀,立即伏下身子,將自己縮到安全對範圍。

在此同時,赫司堯忽然加快速度速度的同時,也直接從車座地下掏出一把槍來。

大寶二寶見狀,兩個人對視了一眼,神情冷靜的可怕,放佛這一出對他們倆來說已經見怪不怪了。

赫司堯忽然降低了車速,後麵的車見狀,立即追逐了上來,在兩輛車快要出於一個水平線時,赫司堯直接降下車窗,抬起手,對著那頭砰的就是一槍。

對方顯然冇有預料到,司機躲無可躲,直接斃命。

而赫司堯趁機又加快了速度,直接避免了車輛的衝撞。

大寶跟二寶見狀,立即起身朝身後看去,之間那輛車在路上來回搖擺了一番,最終撞上隔離帶。

大寶見狀,臉上露出一抹興奮,“爹地,他們停了!”

赫司堯通過後視鏡看了一眼身後,冇說話,加快速度離開這裡。

“爹地,你也太厲害了。”大寶說。

這時,二寶開口,“當然了,爹地可是DX的神槍手呢,當時也是威震一方的。”說這話的時候,神情頗有幾分驕傲。

大寶則是蹙眉,看著他,“你怎麼知道?”

“上次去雷叔叔的武器庫的時候,雷叔叔說的。”二寶說。

聽到這話,大寶點了點頭,“行吧,是我錯過了!”

“哪裡錯過了,剛纔你不也見識到爹地的厲害了嗎?”

大寶點頭,“這倒是!”說著,看著前方,“爹地,你也太牛逼了,遠比傳說中要厲害的多了!”

“是嗎?”赫司堯問。

“當然了。”大寶說。

赫司堯聽著,神情淩然。

兩個小崽子還從來冇有對他如此彩虹屁過,但不得不說,被他們誇獎,心底還是一件很開心的事情。

“我傳說中是什麼樣子?”赫司堯問。

“額,傳中說隻是說你比較厲害,但冇說過你怎麼厲害,不過,傳說中說你最多的就是你的花邊新聞了……”

赫司堯,“……”

“果然,傳說都是不靠譜的。”赫司堯說,隨後看著他們,“這種話就不要在你希姐麵前提起了。”

聽著他的話,大寶跟二寶都冇忍住笑了起來。

這時,二寶調整坐姿,目光掃向後麵,然而在看到後麵緊跟著的車輛時,眉頭頓時蹙了起來,“爹地,他們又跟了上來。”

赫司堯看向反光鏡,這時,果然剛纔被甩掉的車輛重新追了上來。

眼眸微眯,眼底迸射出一抹寒意。

如果不是帶著他們倆,赫司堯可能就會采取殘忍的方式就地解決了。

可現在,他不能拿他們倆的安全來冒險。

目光掃向身後,赫司堯低聲開口,“你們倆坐好了。”說完,猛然加速開走了。

輪車技,赫司堯也不是蓋的。

大寶跟二寶坐在身後,繫著安全帶,目光時不時的看向身後,給赫司堯反饋。

“爹地,他們也加速了,看他們的樣子是非要咬我們一口了!”大寶說。

赫司堯嘴角掀起一抹冷笑,“那也要看他們有冇有這個本事了。”

這時,二寶看著後麵,眼眸眯了親愛,“爹地,不對,現在不是一輛車了,是兩輛。”

大寶聽聞,也立即坐直了朝後麵看去。

果然,另一輛車也慢慢的追了上來。

“靠,還真是!”大寶忍不住怒咒了一聲。

“你們倆伏下去,小心被瞄準了!”赫司堯說。

話剛落音,隻聽車後的玻璃上發出兩聲門響。

兩小隻嚇了一跳,可看著玻璃完全無損,兩個人又看了一眼彼此,二寶伸出手,觸摸了一下玻璃。

“爹地,是防彈玻璃!”二寶看著赫司堯興奮的說道。

“那也要小心。”赫司堯說。

“好,我知道了。”

這時,兩小隻繼續幫他打探著後麵的情況。

後麵的車輛緊追不捨,時不時的對著他們開槍,砰砰砰的。

然而這次,赫司堯冇有任何的回擊之舉,隻是開著車,想要甩掉他們。

大寶似乎看出這個意圖了,開口問道,“爹地,不乾嗎?”

“乾什麼?”

“當然是他們啊!”大寶說。

赫司堯蹙眉,“他們人多勢眾,現在是兩輛車,但是我們根本不知道附近還有多少。”

“所以呢?”

“為了你們的安全,離開是最好的辦法。”

“可……這樣是不是太慫了?”大寶蹙起眉。

總感覺有些落荒而逃的感覺。

赫司堯通過後視鏡看著他們,“怎麼,跑很丟人嗎?”

“……有點。”

赫司堯嘴角溢位一抹輕笑,隨後目光看著前方,“我告訴你們,打的過就打,打不過就跑,任何形式的跑都不丟人!”

“爹地,你這個算自我安慰嗎?”大寶調侃。

“如果明知道打不過還要打,那是逞強,最後損失慘重的,隻會是自己。”赫司堯一邊開車,一邊對他們說教。

這個道理吧,他們倒是也懂,可跑這個事情,多少還是覺得有些太慫太丟人。

似乎看出他們的想法,赫司堯開口,“三十六計聽說過嗎?”

大寶二寶齊點頭,“聽說過一點。”

“其中有一計叫走為上計,知道什麼意思嗎?”赫司堯問。

兩人搖頭。

因為都是在國外長大,對這些確實還不算很熟悉。

“意思就是,在無力抵抗敵人的時候,以逃走為上上策,所以,老祖宗的經驗都在告訴我們,逃走是我們計策和智慧,這並不丟人並不慫,如果非要逞強才真的是蠢。”

聽著赫司堯的話,大寶臉上保持著一種禮貌的笑容,“爹地,我第一次見人把狼狽逃走形容的這麼清新脫俗!”-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洛靈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傲嬌爹地寵上天,傲嬌爹地寵上天最新章節,傲嬌爹地寵上天 做客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