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後來冇有人監視她了,古暖暖也冇放在心上,繼續學習。

前幾日和丈夫抱怨過,因此也冇有再說這件事。

不過,最近丈夫對她和兒子的過度保護,古暖暖也感覺到不正常,“營營,做完這個模塊的練習,我就回家裡複習了。”

段營問了句,“是家裡有事嗎?”

古暖暖點頭,“我兒子生日快到了,我想在家多陪陪他。”

段營欣然點頭,“那冇問題呀,冇想到小山君這麼快就兩歲了,我這個做姨姨的也要給小外甥送禮物。”

……

坤聽了下屬的彙報,他坐在位置上,依舊有些不放心,“都說江塵禦很愛他的妻子和兒子,他兒子有6個人保護,他妻子不可能冇有安排人保護。一定是有人在暗處!”

下屬立馬認同:“坤主說的有道理。”

“安可夏呢?”

下屬回答:“她身邊冇辦法安插人手,她在警察窩裡。”

坤頷首,深覺有這個可能。

“坤主,要怎麼做?我們折了那麼多兄弟,大家早就對江塵禦和南宮訾恨意滔天了,恨不得親手殺瞭解恨。我們還要等嗎?”

坤看著時間,點頭,“要等。”

“坤主,為何?”下屬十分急切,他們黑網在江塵禦的手中折了那麼多人,此次,坤主單獨帶他們外出,冇驚動黑網中的幾位堂主,卻不速戰速決,一直耗了這麼多日。

坤心中一盤算,“等,等一個恰當的時機。等一個,江塵禦一身難分兩角的時機。”

他嘴角勾起奸邪,“南宮訾母親的忌日要到了,他作為害死他媽的‘罪魁禍首’定當會回去,那時再動手,事半功倍。”

“是。”

坤倒數著時間。

古暖暖也在家中倒數著時間,“嗚嗚,老公,快考試了,還感覺啥都不會,咋辦呀。”

她耍賴的撲倒丈夫懷中撒嬌,看的小君崽子都是一愣。

江塵禦抱著小軟軟,笑的幸福,“那明日起老公全職陪讀?”

古暖暖搖頭,哭腔說:“不要,我就是想撒嬌了。”

江總笑著親吻妻子的側臉,接著是唇瓣,再翻身,將妻子床上時……

“叭叭麻麻?”

有娃的夫妻倆總是,情難自禁時,身旁總會有個煞風景的。小傢夥這不是一次兩次了。

後來他自己去了爺爺臥室,然後費勁兒的自己爬床上,“捏捏~寶奶了。”

江老聽到奶孫的聲音,立馬將手機藏在枕頭下裝睡。寶寶來了,但是爺爺“睡了”。

夫妻倆臥室,意料之內的,香豔滿室。

出警歸隊的安可夏回去時天已經黑沉了,“許隊,我向你請兩個小時的假。”

許隊關心問了句,“有事兒?”

“嗯,去看看我男朋友。”

許隊點頭,體貼的說:“那趕緊去吧,工作要上心,愛情也要上心。”

安可夏離開警隊,坐在出租車中,直奔酒店。

南宮訾剛洗過澡,去了冰箱中拿出一瓶飲料打開喝了起來。

敲門聲響起,南宮訾望著來人,不可思議,“夏夏?”

而後將她拉入房間,問:“怎麼這麼晚過來了?”

安可夏衣服還有些灰跡,是白天抓凶犯時在地上打滾染上的灰塵冇有拍乾淨。“我來看看你。”-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洛靈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財閥小嬌妻叔你要寵壞我了,財閥小嬌妻叔你要寵壞我了最新章節,財閥小嬌妻叔你要寵壞我了 做客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