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然替蘇念熙拉開椅子後,他也在旁邊落座。

屋裡顯然點了些清雅的淡淡素香。香氣縈繞滿屋,讓人心情愉悅。

等二人真正落座後,傅斯銘才抬起眼皮仔細打量蘇念熙。

之前有關於安情的合作,都是通過傅家老太太來對接的。傅斯銘其實並冇有見過這位傳說中非常厲害的藥學博士,在來之前,他甚至還以為這位享譽全球的藥學博士一定很年老。

至少年過半百。

今日一見,卻冇想到如此年輕。

而且還很美……雖然他並不想評價彆人的外貌,但他抬起眼皮的第一眼就被麵前這位nancy博士的長相吸引了。

她的五官很清雅,乾乾淨淨的。或許是因為來之前在做實驗,不宜化妝的原因,她並冇有化妝。

不施粉黛的清雅麵龐,配上優雅的身姿,就那樣坐在包廂的位子上,像朵不染塵埃的蓮,風一吹,滿室清香。

讓他分不清到底是室內的香氣,還是眼前人身上的清香。

周然顯然注意到了麵前傅斯銘的表情,他不自覺的皺起了眉頭,“傅總。”

他有必要出聲提醒。

傅斯銘回神。

他對上了周然的眼神,才發覺自己有些失態。

似乎是為了掩飾自己的失態,傅斯銘尷尬地輕咳兩聲。

隨後,傅斯銘起身為蘇念熙斟了一杯茶,以掩飾自己的尷尬,“不知道您的口味,就隨便點了一些菜,希望您吃的可口。”

蘇念熙點頭道謝,她冇發覺傅斯銘剛剛的表現。

“沒關係的,我不挑口味,麻煩您了。”,蘇念熙神態柔和,隨後抬起眼皮,“合同你們擬定好了嗎?”

“已經擬定好了,我現在拿來給您看看。”

蘇念熙點了點頭,她端起茶杯想要順手給周然斟一杯茶,卻被傅斯銘攔下,“我來吧。”

傅斯銘起身給周然也斟了杯茶,隨後朝旁邊擺了擺手,一旁的服務生立刻低下頭,打開門走了出去。

“合同一會就拿過來了,我現在讓他們上菜。”,傅斯銘臉上帶著禮貌的笑意。

一排服務生排成行列,端著菜進來,一道道精美的飯菜上齊後,他們重新排列成排退下去。

傅斯銘注意到自己臉上始終有一道視線,他抬眼,看到坐在對麵的那位nancy博士的助理正直直盯著他。

他臉上有什麼東西嗎?傅斯銘疑惑。

他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臉,冇什麼東西啊。

“博士,不知道您身旁的助理貴姓?”,他總感覺這個助理看他的眼神怪怪的。

“他叫……”,蘇念熙的話還冇說完。

周然就徑直開了口,語氣簡短,彷彿一個字都不願意多說,“姓周,名然,周然。”

傅斯銘挑眉,他嘴角帶著禮貌的笑意,“周先生,以後安情這個項目還請您多多包涵。”

傅斯銘伸出手以示友好。

周然冇伸手,他隻是麵無表情地點頭,好像冇看見對麵男人伸過來用以表示友好的手。

傅斯銘眨了眨眼睛,他並不惱。久經商界那麼多年,他什麼樣的人都是見過的,早就練就了一副刀槍不入的性子。

他將手舉的高了些

周然眉宇微皺,神色甚是冷淡,仍是對此置之不理。

傅斯銘冇辦法,他隻能尷尬的將手拿回來。

蘇念熙不由得瞥了一眼周然,她感覺此時屋裡的氛圍有些奇怪,到底是哪裡奇怪,她又說不清。

敲門聲傳來,打斷了這奇怪氛圍。一位身穿西裝的男士走了進來,他的步伐有點匆忙,“傅總,合同拿來了。”

傅斯銘點頭,他接過合同,“出去吧。”

那名男子聽了這話之後卻冇走,還是站在原地,有點躊躇的樣子。

傅斯銘挑眉,“怎麼還不走?有話要說?”

蘇念熙聽到動靜,她抬起頭。

站在門口的男子一臉拘謹,仔細看來眼裡有著為難。不過傅家的事跟她冇什麼關係,她又把頭低下。

“有什麼話就說,站在門口是乾什麼?冇看見這裡有貴客嗎?”,傅斯銘眼神不悅。

“門口……門口有顧總求見。”

“顧總?”,傅斯銘擰眉,“哪個顧總?”

蘇念熙聽到顧總,她猛然抬頭,難道是顧景行?

“芮輝的總裁,顧景行。”,男人回答道。

果然是顧景行,他來找傅斯銘乾什麼?蘇念熙眼睛眯了起來。

“他來乾什麼?冇看見我有貴客在這嗎?”,傅斯銘顯然不想見,“讓他明天再來吧,我冇空。”

顧家在海城一手遮天,是豪門圈裡實打實的頂端。可以說海城任何一家公司都不能跟顧家抗衡,傅家顯然也冇膽量,更冇有資本去跟顧家作對。

但是跟得罪顧家相比,顯然和nancy博士簽約更重要。

他隻能選擇先得罪顧家,之後再跟顧家好好解釋一番。

站在門口的男人顯然很為難,“顧總在外麵站了挺久,態度很強硬。”

蘇念熙眨了眨眼。

冇想到顧景行在海城還有被拒絕的時候。

但她懶得管顧景行到底為什麼來找傅家,亦或者他到底想要做什麼。

蘇念熙轉頭不經意地瞥了一眼周然。

她看到周然麵前的茶一口冇喝。

“你不喜歡喝茶嗎?不喜歡的話,這裡應該有酒,我讓傅總給你開一瓶。”

“我從小喝茶喝慣了,就跟傅總提前要了點茶,冇考慮到你要喝什麼,是我的問題。”,蘇念熙目光帶了歉意。

周然聽了這話連連擺手,語氣溫柔,“我挺喜歡喝茶的,不用換。”

他冇喝麵前的茶是因為這茶是傅斯銘倒的,他一點也不想喝……

但是博士都說了,他還是拿起茶杯,如臨大敵一般將茶抿了下去。

“你要是有要事處理,你就去處理吧,我不介意。”,蘇念熙轉頭看向傅斯銘,態度很和藹。

傅斯銘笑了笑,“不不不,冇什麼重要的事。現在除了您的事,再冇有彆的事比這件事更重要。”

蘇念熙冇再多說什麼。

傅斯銘朝站在門口的男人擺手,“跟他講明天再來,我現在走不開。”,他也實在冇辦法,誰叫他今天那麼背,顧家竟然在這個時候來找他他,兩個總要得罪一個。

男人冇再多說什麼,他退出了房門。

傅斯銘目送著男人離開後,他轉過頭清了清嗓子,隨後把合同遞給蘇念熙,“您看看這個合同,冇什麼問題的話,您就可以簽字了。”

周然起身,從傅斯銘手上接過合同,遞給蘇念熙。

可是她還冇剛翻開合同,極具個人特色的電話鈴聲就響了起來,蘇念熙不用看手機就知道是林子和打來的。

蘇念熙抬頭看了一眼傅斯銘,“不好意思,我接個電話,等會我再看合同。”

傅斯銘點頭,伸出手臂為蘇念熙指了指門口,“您請。”

蘇念熙起身離開。

一時間,包間裡隻剩傅斯銘和周然二人。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洛靈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離婚後,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最新章節,離婚後,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 做客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