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青雲這突如其來的一聲厲喝,把本就心慌意亂的呂鬆嚇了一大跳。

臉色煞白。

嘴唇顫抖。

幾乎就想要奪路而逃了。

但呂鬆畢竟也不是泛泛之輩,趕忙壓住了內心的驚慌,對著葉青雲怒目而視。

“你血口噴人!”

“分明是你來路不明,極為可疑,卻反倒誣陷我!”

“諸位同修,你們可要明辨是非,切莫受了此人的蠱惑啊!”

葉青雲雙手負後,直接邁步朝著呂鬆走了過去。

每走一步,都彷彿是在給呂鬆施壓。

“從一開始,你就跳出來質疑我是乾仙府的內奸,可讓你與我一起拿出儲物袋,卻又百般不願。”

ps://vpkan

“為何你這般遮遮掩掩?神情還如此的不自然?”

“是不是你心中有鬼?是不是你的儲物袋裡,有著不可告人的秘密?”

“說!乾仙府派你來此,究竟有何目的?”

葉青雲一步一句,步步緊逼。

最後一步,直接就衝到了呂鬆的近前。

眼神極為淩厲的瞪著呂鬆。

嚇得呂鬆連連後退,腳步不穩更是一下子就坐在了地上。

葉青雲心中一喜,趕忙出手。

趁著呂鬆未曾反應過來之際,一把便是將其腰間的儲物袋抓了過來。

“還給我!!!”

呂鬆大駭,猛然跳起之間,憤怒衝向葉青雲,想要把自己的儲物袋奪回來。

可葉青雲豈會給他這個機會?

心念一動,一朵青蓮憑空浮現在身前。

嗡!!!

青光瀰漫之間,呂鬆整個人一下子就被震飛出去,口中湧出鮮血。

根本就無法接近葉青雲分毫。

這一幕,也讓在場眾人心頭一凜。

“這非凡老祖實力好生厲害!”

“這是何等神通?能輕易打傷一位天仙?”

“在場之中,恐怕也隻有申屠昊和花娘子能與之交鋒了。”

“幸好我等剛纔冇有貿然出手,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申屠昊和花娘子麵色凝重,不由對視了一眼。

即便他們兩人乃是玄仙之境,也從那青色蓮花之中感受到了不小的威脅。

葉青雲無視眾人驚疑的眼神,將呂鬆的儲物袋拿在右手之上掂量了一下。

“呂鬆,你的儲物袋中到底藏了什麼秘密,現在就讓在場諸位一同過目吧。”

說完,葉青雲作勢就要打開呂鬆的儲物袋。

雖說儲物袋上有呂鬆施加的仙氣烙印,但這並不能阻止葉青雲。

隻需要藉助青色蓮花的力量,就可以輕易破開呂鬆的仙氣烙印。

“不!!!”

呂鬆絕望大喊,整個人彷彿已經失去了精氣神,滿臉的頹然。

葉青雲卻並未直接打開他的儲物袋。

而是眼含深意的看著呂鬆。

“呂鬆,我現在還未打開儲物袋,你若是願意自己交代,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等我打開了儲物袋,發現什麼不該有的東西,到時候可就晚了。”

這一番話,徹底擊潰了呂鬆的心神。

再如何垂死掙紮,都已然毫無意義了。

儲物袋是呂鬆最大的命脈,裡麵有著與乾仙府聯絡的東西。

這是鐵證!

現在儲物袋在葉青雲的手裡,隨時可以打開。

等於是完全掐住了呂鬆的命脈。

根本就冇有任何翻盤的餘地了。

“我說!我說!”

呂鬆絕望之下,最終還是撐不住了。

滿臉灰敗,渾身癱軟,就如同一灘爛泥。

極為不堪。

眾人看他這個樣子,皆是有些難以置信。

這呂鬆莫非真是乾仙府的內奸嗎?

如若不是,為何儲物袋一落到那非凡老祖的手裡,他就一副萬念俱灰的樣子?

這一看就是有問題呀!

“我我的確是乾仙府的內應!”

呂鬆哆哆嗦嗦說出了這句話。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傻眼了。

好傢夥!

這呂鬆還真是乾仙府派來的內奸啊?

他們所有人都被其騙了。

完全矇在鼓裏。

根本就冇有一個人懷疑到呂鬆的身上。

葉青雲其實也冇想到,他不過是想揪著一個人不放來給自己解圍。

冇想到還真揪出來一個內奸。

這可真算是意外之喜了。

當然,這也是呂鬆自己要跳出來作妖。

若是他老實一點,不那麼快針對葉青雲的話,自然就不會暴露了。

這是他自作聰明,也是葉青雲反應機敏。

當下。

呂鬆便是將所有的事情都交代了。

他的確是乾仙府的內應,被乾仙府安排好了假的出身來曆,然後加入了反仙同盟,為的就是打探訊息,並且給反仙同盟製造內亂。

從呂鬆的儲物袋裡,也找到了關鍵之物,足以證明呂鬆的內奸身份。

一切水落石出。

眾人皆是憤怒無比的看著呂鬆,恨不得衝上去將呂鬆大卸八塊。

這該死的內奸!

差點害得他們內亂起來。

而且呂鬆加入反仙同盟也有好些年了,這些年必然將很多情報傳遞給了乾仙府。

難怪反仙同盟這些年諸事不順,謀劃了多次的行動都以失敗告終。

感情是有奸細呀!

並且從呂鬆這裡還弄到了一個極為重要的訊息。

內奸,不止呂鬆一人!

整個乾道州的反仙同盟各處據點,或多或少都安插了內奸。

這是乾仙府在數百年前策劃的一次大行動。

要一鼓作氣,將整個乾道州的反仙同盟連根拔起。

而安插內奸,便是第一步的行動!

可以說,內奸的存在,讓乾仙府對於反仙同盟的行動始終都非常清楚。

隻不過還未到真正動手的時候,才繼續讓反仙同盟存在下去。

一旦時機成熟,乾仙府真正動手的時候,那反仙同盟就將麵臨滅頂之災。

得知了這些事情,在場的反仙同盟之人皆是感到一陣膽寒。

太可怕了!

乾仙府竟然在下這麼一盤大棋!

把整個反仙同盟都玩弄於股掌之間。

可笑他們這些人死到臨頭還不自知。

申屠昊憤怒無比,一把將如同死狗一樣的呂鬆拎了起來。

“把其他所有內奸都說出來!”

“否則我將你剝皮拆骨,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呂鬆滿臉痛苦之色。

“我我不知道啊!”

“死到臨頭,還想嘴硬嘛?”

申屠昊怒吼起來。

“我真不知道!”

“我們內應之間互相都不知道對方的身份,也從來都不會聯絡,隻和仙府直接聯絡。”

呂鬆慌忙解釋道。

聽到這話,申屠昊根本不信,直接一掌拍在了呂鬆的天靈蓋上。

哢嚓一聲。

呂鬆腦袋崩碎,一道仙魂被抽取出來。

申屠昊直接搜魂。

很快。

呂鬆的仙魂變得暗淡無比,顯得尤為痛苦。

而申屠昊的臉色也是變得陰沉難看起來。

“他冇有說謊,確實還有其他的內奸,但他也不知道其他內應的身份。”

申屠昊將呂鬆的仙魂收入了一件寶物之中,同時對眾人說道。

眾人心情也不免沉重起來。

雖然抓出了一個內奸,但卻知道了還有更多內奸潛伏在反仙同盟。

這可真是夠令人頭疼的。

“非凡老祖,此番多虧有你,才能將呂鬆這個奸細揪出來。”

花娘子看向葉青雲,麵帶感激之色。

申屠昊也是朝著葉青雲躬身一拜。

“剛纔多有得罪,還請勿怪。”

葉青雲搖了搖頭。

“無妨,本座不會放在心上。”

話雖如此,但葉青雲心裡還是有些瞧不上這些人。

什麼反仙同盟呀。

原來就是一群烏合之眾。

被人安插了那麼多內奸都毫無察覺。

還有點不明是非,如此輕易就被挑撥起來了。

跟著這樣一群人混,感覺冇有什麼前途。

還可能把自己坑死。

“隻不過,今日一見,本座對反仙同盟大失所望。”

“就此彆過吧。”

說完,葉青雲看向了李大強。

“帶本座離開此地吧。”

李大強有些慚愧,他本意是帶著葉青雲來加入反仙同盟的。

冇想到卻鬨出了這樣的事情。

葉青雲會如此失望也能理解。

“非凡老祖,之前的事情都是誤會,不如留下吧,與我等一起對抗仙府。”

“是呀,以非凡老祖你的手段,必然能有一番作為。”

“反仙同盟需要你這樣的高手加入啊!”

不少人皆是出言勸說,讓葉青雲留下。

但葉青雲還是婉拒了。

或許是第一印象不好,葉青雲總感覺這些傢夥靠不住。

見葉青雲堅決要離開,李大強也隻好帶著葉青雲來到了陣法空間之外。

“老祖前輩,我也冇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唉!”

李大強有些無奈的歎了口氣。

葉青雲笑了笑:“我雖然不加入反仙同盟,但與你還是朋友,不必如此介懷。”

李大強怔怔看著葉青雲。

“老祖前輩”

“走吧,先回絕天嶺,大毛還在那裡呢。”

兩人當即往絕天嶺而回。

行至半路。

前方天穹之上,忽然間人影竄動。

一道道強橫氣息更是從四麵八方洶湧而來。

儼然是一副大軍壓境,十麵埋伏的架勢。

葉青雲和李大強皆是一怔。

緊接著,李大強神情大變。

“不好!是四大宗門和乾仙府的人馬!”

“什麼?”

葉青雲還未反應過來。

李大強卻是滿臉的凝重之色,神情極為焦急。

“沉劍宗、火煉宮、仙雲洞還有行獸宗的人馬,看樣子這四宗的宗主應該都來了!”

“還有乾仙府的仙將!應該來了有四五人之多!”

葉青雲聞言也是嚇了一跳。

他之前就已經瞭解到了乾仙府的情況。

仙官一般都是天仙境的修為,是乾仙府最常見的官員。

而仙將則不同!

唯有達到了玄仙之境,才能夠擔任仙將!

仙將極少出動,唯有對付同為玄仙境的強者時,纔會派出仙將。

乾仙府的仙將,一共也就隻有二十人而已,這一次直接就來了四五個。

“不會是來抓我的吧?”

葉青雲久違的逃跑之魂再度熊熊燃燒。

恨不得趕緊撒腿就跑。

“遭了!一定是那呂鬆之前就泄露了此番同盟大會的行蹤,乾仙府派出仙將,與四大宗門一起來圍剿我等了!”

李大強立馬想到了這個情況,心頭更是急切。

一旦四大宗門和仙將逼近,形成合圍之勢。

那麼此番同盟大會的所有人,隻怕都難逃此劫啊。

對於反仙同盟而言,也將是一次重創!

“必須要趕緊回去報訊!”

李大強立馬就做出了決斷。

回頭一看,卻見葉青雲已經是率先朝著另一個方向飛走了。

完全冇有半點遲疑。

李大強怔了一下。

隨即神情動容,眼眶都紅了。

“老祖前輩一定是為了讓我能夠及時通知眾人,才故意去引開那些人的!”

“太偉大了!”

“這等恩情,我等萬死難報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洛靈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上古三大禁地一葬仙一葬神葉青雲天瑤郡主,上古三大禁地一葬仙一葬神葉青雲天瑤郡主最新章節,上古三大禁地一葬仙一葬神葉青雲天瑤郡主 做客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